【人文東方】魚鱗洲的呼吸

圖/文:海南日報文化周刊、南海網客戶端《椰讀》專欄

作者:羅圣枚


我的老家在島西海邊,村子的西南面是祖祖輩輩的祖宗海——南海。地處感恩平原的村子,其方圓數百里都是一馬平川的海灘田園,唯獨有一座從海上突兀而起、峻峭挺拔的山峰,家鄉人給這座山起了個名字叫“魚鱗洲”。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海軍部隊在魚鱗洲峰頂上修筑了航標燈塔,從此,當地有些老百姓又把魚鱗洲稱為“海軍山”。在家鄉人的心目中,魚鱗洲一直是家鄉漁民的“航標燈”。凡是出遠海捕魚歸船的漁民,只要往西行駛,遠遠望見海上朦朧的燈影,就能找到回家的航道。千百年來,魚鱗洲都是家鄉漁民心中的一個寄托。

魚鱗洲佇立在茫茫大海深處,三面環水,一面與海灘相連。從遠處眺望,只見它從海面上異峰突起、直指蒼穹、顯得十分壯觀。魚鱗洲與北面300多米處的八所港碼頭遙相呼應,倒像是駐守八所港門戶的衛士。

島西四季如春,魚鱗洲上的植被終年蒼翠碧綠、春意盎然。天造地設的魚鱗洲,自古以來成了家鄉一道海上仙山的風景。小時候常聽村里的老人說,清朝年間,魚鱗洲曾經吸引了許多“山”外來客紛至沓來,尤其是感恩、昌化一帶的文人墨客對它更是情有獨鐘。

村里一些熟悉本土人文地理的老人,還常常帶著一種引以為榮的口氣念叨,說是本村土生土長的清代詩人唐之瑩,寫了一首《策仗登臨別有天》的詩篇之后,魚鱗洲才開始聲名遠播、家喻戶嘵。后來,我偶然從清末出版的《感恩縣志》中方始得知,老家的山,皆因山體四周的巖石重重疊疊,狀似魚鱗,故得名為魚鱗洲。

其實,魚鱗洲的來歷,還有一個古代美麗的神話故事。說的是三千多年前,有一對年輕夫婦從嶺南乘獨木舟漂流到島西,在家鄉的海邊棲居。男的身材魁梧,勤勞勇敢,常年下海捕魚;女的貌美聰穎,在家紡紗織布,日子過得自由美滿。有一次,男的出深海捕魚,不幸遭遇暴風雨而遇難。女的痛不欲生,夜以繼日地坐在海岸上盼望夫君歸來。日子長了,這位年輕女子變成一塊望夫的小沙丘。天上的海鷗感其誠,于是每天啄來海泥掩埋這位女子。年復一年,小沙丘逐漸形成了海邊的一座小山——魚鱗洲。

我讀中學的時候,周末常常到魚鱗洲游玩。這里的風景類似王勃筆下的“落霞與孤鶩齊飛 ,秋水共長天一色”,如詩如畫。魚鱗洲除了諸多美景,還有歷久依舊的濤聲。山的頂部有一口天然的澗洞,洞里的水常年都溢得滿滿的。如果趴在洞口傾聽,洲的底部濤聲如雷。每次爬到山頂,我總喜歡趴著在洞口聽濤聲。聽慣了它的濤聲,無形地牽動了我的音樂神經,使我仿佛覺得那濤聲,就像一組激越雄偉的交響樂,使我陶醉、又催我奮進。

我在常年與魚鱗洲的默默神交意會之中,才有所醒悟:為什么家鄉人那樣熱愛與敬仰魚鱗洲,那是因為魚鱗洲的根基深植在家鄉的土地上,是家鄉人對這塊古老土地的堅守和見證。同時,魚鱗洲的基石又磐筑在深邃的大海底層,始終和家鄉的祖宗海同呼吸,共患難。


轉自:東方宣傳

-END-


文章來源:海南東方旅游公眾號,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圖片來源:網絡    

聲明:版權問題,投稿,商務合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風物

評論(0)

游客

加載更多評論

新疆35选7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