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訪22所美國名校招生官后,她發現原來美本申請最重要的是這些!

 看點    每到年末,海外升學就到了高峰期。此時,一些參與者會對自己的信息進行“美化”,以獲得頂尖名校的青睞。對于這些行為,名校的招生官是怎么看的呢?他們篩選過程中又有哪些側重點?探月學院升學指導中心負責人Nancy,拜訪了22所頂尖名校招生官,與我們分享名校招生最新的升學信息。

文丨周瀅瀅    編丨Travis


每年此刻,很多學生和家庭正在為海外升學的最后一步做準備,忙于提交在校成績單、文書、推薦信、標化考試成績,以及各種能證明自己優異的申請材料。


在這場忙碌緊張的“升學熱潮”中,我們有什么樣誤區?美國頂尖高校對中國學生的申請表現,持何種態度?


我們請教了來自美國教育組織COGITA Education Initiatives和美國大學招生咨詢委員會的Nancy老師,同時她也是探月學院這所創新高中的升學指導負責人。 


Nancy曾參與撰寫國際教育協會權威發布的《美國大學錄取報告》,公布全美高校一年一度的招生情況和申請變化。


就在前不久,探月學院剛剛結束對美國22所頂尖名校的招生官探訪。


在這次探訪的學校中,不僅有哈佛、耶魯這樣的研究型大學,有威廉姆斯、艾姆赫斯特等頂尖文理學院,還有羅德島藝術學院、帕森斯設計學院等知名藝術院校。


從左至右:Willimas College招生官、探月學院升學指導負責人Nancy、探月學院院長辦公室負責人易尋迅


讓Nancy覺得意外的是,在這場交流中,這些美國名校招生官們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了一個詞,“game the system”,意指將升學當成了一場可以操控的“游戲”。


招生官們認為,很多中國學生在申請中表現得太過“功利”,甚至存在申請材料不符合實際、文書代寫、校內成績單造假的情況,通過各種手段,希望在這場升學游戲中勝出。


這其中,不乏家長、留學機構,甚至高中的推波助瀾。


Nancy結合多年教育顧問經驗,以及與眾多名校招生官的溝通經歷,和我們聊了聊,功利化的升學,究竟會帶來什么后果;中國學生又該如何應對激烈的升學挑戰。


 COGITA & 探月學院 升學指導項目負責人

Nancy Shi 石思宇


美國大學,

越來越關注升學中的“道德感”


當被問到,美國名校最看重的是申請者的哪一方面,Nancy毫不猶豫地表示,是升學中的“道德和誠信”


這也是與22所美國頂尖大學招生官探訪交流中,他們反復強調的一點。


可是,越來越激烈的升學競爭環境,以及多方利益的驅使,虛假申請、材料造假、考試刷分等問題,開始頻繁冒出。


談及申請者的學術造假問題,大學招生官們痛心疾首地表示,不少學生、家庭、機構,都把招生當作一場游戲,“game the system”,以為只要滿足了某些規則,就能被錄取,甚至不惜借手頭資源,幫助孩子徇私舞弊。


甚至有的高中,為了光鮮的畢業生錄取成績,干脆由升學指導老師代寫文書,甚至偽造在校成績單,這是招生官最深惡痛覺的。



一位藤校招生官,向Nancy講述了發生在自己學校的真實故事。


幾年前,該校錄取了一位來自中國某所知名高中的學生,他的申請材料里顯示,自己對物理很感興趣,高中提供的GPA成績也很出色。


沒想到,這位學生在入學后,連最基本的理工科知識都不懂,大學課程完全跟不上,英語成績也不好,還經常抄襲作業。最后,學校只能將這位學生勸退。


“這所知名高中,由于提供了虛假的GPA成績單,給美國大學留下了很糟糕的印象,很可能被拉上錄取黑名單,直接影響該校畢業生的錄取。”


類似的事件,包括藤校在內的很多美國名校,都在上演。


在嚴格保護個人隱私的美國,大學“紀律委員會”對學生處分執行“保密原則”,這些申請造假的學生,并不會被公之于眾,只會悄然地被學校勸退。


Nancy表示,學生的虛假申請材料,可能并非來自學校,而是來自留學中介。但在招生官眼里,畢業生就代表了學校。


所以,學生的失信問題和不道德行為,不僅影響自身,也會使其畢業學校“蒙黑”。



為了識別學生是否偽造了信息,招生官們也使出了渾身解數。


每年一度NACAC舉辦的招生官年度大會上,來自美國各所高校的上千名招生官,在這里交流分享招生經驗,制定行業規則與規范,探討近百個招生重大議題。


其中就包括,“如何識別學生是否偽造了信息”


最諷刺的是,據《南方周末》報道,美國各大高校招生辦工作人員手中都握著一本“招辦內參”,其中詳述了可能發生的“一攬子”造假問題,名字就叫《理解來自中國的留學申請——為美國教育工作者和政策制定者服務的內部參考》。

在招生過程中,不一定能杜絕所有造假問題,總會有僥幸逃脫者。但是在政治經濟學中,有一個著名的現象叫“逐底競爭”


它形容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下,競爭者為了尋求最高回報率,以犧牲道德、觸犯法則的代價,換取更大利益。


而很多中國學生和留學機構,正處在這樣的一場“逐底競爭”:一小部分學生的誠信問題,最終影響的卻是整個中國留學生群體的聲譽,使中國學生的獎學金減少、錄取難度加大。



中國學生在申請中缺乏自主性


當然,比起赤裸裸的申請造假,其實更常見的問題是,學生在升學中被剝奪了自主性。


自主性的喪失體現在,從參加公益活動、社區服務,到競賽報名、課程選擇,各個環節都是出于“功利”,單純為了申請材料的光鮮,并非出于真正的興趣和熱情。


許多父母為了讓孩子考上頂尖名校,一窩蜂地報名做各種淺嘗輒止的公益活動,卻忽略了在這過程中,是否能培養出更重要的能力和素養,比如公民意識、成長型思維、自我認知,以及良好道德價值觀。


學生呢,也會爭先恐后通過校內外途徑,報名各類高大上的國際競賽,堅信這些獎項能夠讓申請材料大放異彩;


或者為了GPA分數,選擇簡單、容易得分的課程,盡可能躲避那些學起來費勁、有挑戰的課程。


這樣功利化思維,卻使我們陷入了一個無意識的怪圈。難道,美國名校看申請材料時,真的只有這么表面嗎?



2016年1月,哈佛大學教育學院發布《扭轉浪潮(Turning The Tide),建議大學在招生時,更關注學生是否專注更有意義的公益參與和智力投入


并提出了以下三個方面的呼吁:


1. 重視學生是否做了真正有意義的社區服務和公益活動;


2. 看重學生與同齡人、成人的良好關系,促進來自不同背景的人相互融合的能力;


3. 弱化標化考試成績,重視GPA等生成性評估,重新定義學術水平,拓寬對于“好”學校的定義,而非唯排名論;


《扭轉浪潮》


這份報告一出來,就獲得包括哈佛、耶魯、普林斯頓、哥倫比亞大學等在內的80所美國名校的認可,成為近幾年美國大學錄取“風向標”


這說明,在社區服務方面,美國大學更看重的是,學生是否發自內心地投入到對他人、社會有意義的活動,并有長期堅持和真正服務的意識,而不是蜻蜓點水、華而不實;


而對GPA的評估,則會綜合考慮學生所在學校的課程難度、種類。比起單純的分數高低,美國大學更看重的是,學生是否嘗試更有挑戰性的課程,并在這過程中不斷提升。


至于對標化考試的弱化,則是很多美國大學的共同趨勢。SAT高分甚至滿分被拒,也已經不是什么新聞。


在此基礎上,哈佛大學又頒布了扭轉浪潮(第二版),建議讓學生在升學過程中承擔更多的主動權,從自己的興趣愛好出發,去參與活動和體驗,并培養核心素養和道德品質。


《扭轉浪潮·第二版》


Nancy提醒,對于一個學生來說,展現他能力的方式,并不只有競賽和分數。


它可能是發起一個線上教學項目,可能是在公益組織里貢獻自己的才能,或是設計一個方便同學生活的小應用程序,這些都能更真實地反映學生的熱情所在。


很多招生官明確告訴Nancy,志愿服務經歷不應該是短期的,更應該是長期奉獻與參與。 


“長達三年的社區服務,比一次轟轟烈烈的短期志愿經歷,更能體現申請者真實的熱忱,以及對他人的關懷。”


正如Nancy的一位學生,雖然沒有參加過任何競賽,但是他一直堅持做志愿者活動,還主動在高中課堂開設公益課,教高中生們怎么去做公益。


這種扎根社區,積極影響社群的服務精神,才是真正打動招生官的原因。


把孩子“推”進了名校,然后呢?


就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學生“推”進了一所名校,然后呢?接下來的學習和生活,就一定順心如意嗎?


根據美國心理學會的統計,亞裔美國大學生的自殺念頭率高于同齡人。


每年,Nancy所在的美國教育組織COGITA,都會和哈佛大學教育學院合辦一個Let's talk 心理大會,大會的主題是“促進亞洲學生心理健康”,幫助亞洲學生和家庭,提升對心理健康的關注。


Nancy認為,學生之所以出現各種各樣的心理問題,除了個人能力難以完成學業、社交壓力、同輩壓力,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目標感的喪失。


去年,Let's talk大會放映了一部有關亞裔學生自殺問題的紀錄片電影《Looking for Luke》(《發現盧克》)


主角盧克·唐(Luke T.Tang)一家,很早就移民到了美國,爸媽是一對傳統的中國父母,從小就要求盧克拿第一,必須要優秀,并幫他安排好了一切。


父母的嚴格要求,逐漸內化成了盧克“凡事爭第一”的心智,并考入哈佛大學。


華裔男孩 Luke


沒想到2015年,才上大二的盧克,在宿舍公寓里自殺。這個18歲優秀男孩的死,讓所有人感到震驚和突然。


在這部紀錄片里,盧克父母通過他的日記,與他身前的好友交談,才發現孩子死亡的真相。


那就是,從小到大,盧克父母從沒有真正問過和傾聽他喜歡什么,這使看似優秀的盧克,卻找不到自己的價值。


他不知道學習的目的是什么,未來要去向哪里,自己的熱情又在哪里。最終,他甚至想不通,活著的意義是什么。


所以,真正殺死盧克的,與其說是壓力和精神上的困擾,不如說是目標感的喪失。而目標感的喪失,正在困擾越來越多的學生。


“在家長包辦式的‘成功教育’下,很多孩子不清楚自己的目標、方向。恰恰美國的大學氛圍是很自由的,需要學生能為自己指引方向。缺少目標感的學生到了這里,很容易就迷失了。”


Nancy表示,在這種情況下,幫助提早學生認知自我,尋找短期與長期目標,提供個性化的生涯規劃,顯得尤為重要。


Luke


如何幫助學生發現自己


作為探月學院的升學指導負責人,Nancy的做法是,從“自我認知”出發,建立個性化的升學體系。


 “只有先幫助學習者發現自己,才能努力成為最好的自己,并在升學中講述獨一無二的、真實的成長故事。”


如何幫助學生發現自我?


Nancy介紹說,首先,從開學伊始,探月學院就會提供一系列榮譽課程,包括幸福學、心理學、自我動機探索,以及中國思想和西方哲學等,幫助學生從“自我認知”層面,了解內心的熱情所在。


“也許這種興趣探索,不一定很具體,但它會有一個大致的方向。比如,有的學生更喜歡動手實驗,有的更喜歡文字表達,有的學生則對心理現象探究更入迷… …最終每個學生,都會有1-2個感興趣的方向。”


在這過程中,每位學生都有一位教練Coach,幫助梳理目標,匹配更有針對性的資源和平臺。


探月學院教練定期復盤會


“教練和學科老師經常溝通,看看學生的興趣拓展和探索在什么樣的階段,正在參與什么樣的項目,他可能需要什么資源?”


Nancy舉例說,有一位學生,在高一階段發現自己對生物學比較感興趣。升學指導、教練和學科老師溝通后,推薦他參加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生物主題夏校。


在夏校體驗中,他的興趣進一步被點燃,并堅定了自己對生物學的熱愛。


接下來的一年,這位學生更有目標地抓住身邊的各種機會:


參訪塑料分解和回收再利用工廠,研究與塑料環保降解有關的生物課題;


選擇跟塑料經濟相關的跨學科課程;


并將研究課題,應用到一些公益機構和社會創新組織


… …


除了興趣挖掘、個性化的資源匹配,Nancy認為,在升學指導中,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那就是引導學生去選擇和自己的個性、喜好等相匹配的學校,而不是盲目追求學校排名。


探月學院教練和學習者做交流討論


“很多申請者其實對于自己要申請的學校并不了解。這也是為什么,越來越多的大學網申設置了Why School環節,讓學生填寫選擇這所學校的原因。”


Nancy建議,學生在選擇一所學校時,不妨先進行匹配度調查,列出自己的興趣愛好特質等,以及大學吸引自己的關鍵點。


比如,設想自己在校一天的日程是什么樣子?會不會有一個豐富而飽滿的生活?這所大學能幫助我實現目標嗎?


“選擇一所學校應該有很多方面的考慮,比如它的師生比例、校友關系網絡、所處環境、人際關系等等,這些對一個學生四年的影響,要比單純的排名更加重要。”

 

在探月學院,Nancy希望能顛覆“以大學錄取為終極目標”的升學思路,真正回歸到學生的成長與賦能。 


“畢竟,大學錄取并不是贏得一場游戲或比賽,它更像是選擇一位摯友。只有一開始就做好自我認知和興趣挖掘,才能更從容地應對申請季的挑戰。”



文章來源:外灘教育公眾號,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圖片來源:網絡    

聲明:版權問題,投稿,商務合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留學

評論(0)

游客

加載更多評論

新疆35选7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