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在忙,我在江南水鄉。

文字 |「誰最中國」

圖片 |「理想水鎮」



世界在忙,我在江南水鄉。

當世界充滿了喧囂與物欲

清居便成為一種奢想

每一個人的心里

都裝著最柔軟的江南

一如塵世中的凈土

它是初春的歸燕細雨

也是深秋的月照烏篷

一頂橋,一流水

長長短短是數不盡的故事

一粉墻,一黛瓦

高高低低是唱不完的歌謠

深巷院落,這里曾煙柳繁華

錢塘江畔有一段傳奇

水磨婉轉,這里曾溫柔富貴

吳越故地有半部江南

一山,一水,一歸程

寫不盡的是巷陌市井

一夢,一醒,是歸人

道不完的是朝夕夢縈

我希望有這樣一個地方

無所熙攘,枕水而眠

正如鹽官,朝夕夢牽

世界在忙

我在江南水鄉




鹽官古城,多么溫婉的名字。一條條街巷,一座座石橋,一棟棟老屋,一扇扇木窗,一次次浪潮,這些記憶像電影一般,一幀又一幀的定格在我們的腦海里,當我們能為它們奮不顧身前往追尋的時候,它們便成為回憶深處的鄉愁。鄉愁是有味道的,也是有顏色的,圍墻里的故事,水鄉中的家常,都是可以撫摸的歲月流長,這里的味道,像是久違的故人,正如江南的水氣那么氤氳,那里的石板清透如黑色,那里的欄桿撫摸不完……


 ▲鹽官-錢江潮


王安憶在《江南物事》中認為江南水鄉特有的生活氛圍和歸屬感讓她難以忘懷:“江南小鎮的亦鬧亦靜,可以治療虛無的病癥,藥方就是生活。”

 

在鹽官,這里的生活很慢,慢到仿佛一切都可以停下來,讓我們的身心回到年少的時光,沒有忙碌的喧囂,也沒有塵世的羈絆。一杯新茶,一碗陳釀,閑敲棋子,慢慢地融入到一片江南煙雨中,忘記了時間,它變成了小橋流水間搖動的櫓聲,白墻黑瓦上移動的日影,天心月圓下隱約的虹橋,記憶中的故鄉,一直這樣安詳而美好。




鹽官古城,地處浙江嘉興市的海寧市。據《鹽官鎮志》記載,早在7000多年前,鹽官便有先民生息于此,成為良渚文化的重要源頭之一。此地,自秦統一全國起,始設郡縣,由此算起,其建制已有2200年的歷史。據史載:隋朝時,“鹽官縣土澤沃衍,商賈并湊”。至唐代,以其發達的經濟和盛行的宗教而名揚海內,是當時全國著名的三個繁榮縣市之一。到了明清時期,鹽官更是盛極一時,“千里之舶”、“四方之賈”云集,成為浙江重要的集散中心。方圓不到1.5公里的區域內,集聚人口3萬多,集市繁華自是江南之最。鹽官的富庶為吳越翹楚,如今,鹽官古城以小鎮開發的形式,慢慢蘇醒,繼承舊日的富庶。

 

▲陳向宏手繪草圖


有人說,鄉愁是一種精神上的感冒,是中國人文精神家園的一份美麗守望。在工業化和信息化時代,江南古鎮里的那些風土人情,一磚一瓦,或許能給塵世中的人們一些精神上的撫慰,它是能夠治療感冒的,這或許就是我們喜歡人間煙火的原因。在錢江河畔的鹽官,我們都是過客,但又何嘗不是歸人呢?一座古城,因為有了文化的積淀,而顯得更加沉穩,也讓世人遲歸不返。




中國的哲學以靜為尚,鹽官的靜,藏在它綿延不絕的文人世家里。

江南自古文脈鼎盛,海寧更是出了無數的大家名流。自唐至清,海寧出了進士366人,自晉至清,有著作傳世者1900人,著作4144種。《海寧州志稿》收入人物1409人,入清代《文苑傳》者393......文風鼎盛的海寧,成為華夏大地上璀璨的明珠。

 

海寧人文薈萃,撐起了中國半部近代文學史,其中最為有名的是兩大家族。

 

一是海寧查氏家族,查氏在清代“一門十進士,兄弟三翰林”,被康熙譽為“唐宋以來巨族,江南有數人家”,查繼佐是明末清初的學者,清代的查昇、查慎行、查嗣庭等,不僅是朝廷要員,更是詩人和書法家,尤其是查昇的書法,被康熙稱贊:“他人書皆有俗氣,惟查昇乃脫俗爾,用工日久,自爾不同。”查濟民、穆旦(查良錚)、金庸則是近現代名流。


 ▲金庸書院


說起金庸,不妨看一下他頂級的朋友圈:蔣百里將軍是他的姑父,所以,蔣百里的女兒蔣英就是表姐,錢學森就是表姐夫;另外,瓊瑤是他的表外甥女,穆旦是他的堂哥;而徐志摩,則是金庸的表哥……
 
另一個是海寧鹽官陳氏家族,有“一門三閣老,六部五尚書”之稱。清代陳家歷尚書、巡撫一級的官員達十一人。陳之遴(清順治時大學士)、陳詵、陳元龍(清雍正時大學士)、陳邦彥、陳世倌(清乾隆時大學士)等均為其族人。乾隆與鹽官陳家的淵源頗為深厚,他六次南巡,有四次住在陳家,更是將入住的遂初園更名為“安瀾園”,御筆一揮,親題匾額。

 ▲陳閣老宅

到鹽官走一走,一步一踏,清晨的跫音,回響在屋檐之上。當我們留戀一個地方,不僅僅是她街頭巷尾的深宅大院,更是那嵌進一磚一瓦里,令人動容的故事。在這里我們會想起東晉志怪小說鼻祖干寶,中唐詩人顧況,與李清照齊名的宋代女詞人朱淑真。明末以降,海寧人才更是層出不窮,如戲曲家陳與郊,史學家談遷和查繼佐,“近現代史學開山”王國維,詩人徐志摩,古書畫鑒定家徐邦達,一代收藏大家錢鏡塘......

▲王國維故居


 

鹽官古城,“負江控海”,是它的歷史脈搏,一邊是錢塘江的奔涌不熄,一邊是海洋的浩瀚博大;“月半潮鳴”,是它的天下奇觀,一邊是入海口的潮起潮落,一邊是文人墨客的詩文傳誦。隨著綠城的對鹽官古城的規劃,由“古鎮圣手”陳向宏親自操刀,鹽官古城,正在成全世人對江南的遐想。


 ▲陳向宏(左四)


烏鎮,是陳向宏最為成功的作品,在這里,他把江南水鄉演繹得淋漓盡致,小橋流水,炊煙巷陌,這些美好的意象,融入烏鎮的每一個晨昏晝夜,他是造夢師,更是精神原鄉的領路人,在一次采訪中他直言:“英國人說鄉村是我的祖國,我希望我的小外孫國外回來后跟我說,中國這樣的水鄉就是我的祖國。”很快,綠城·鹽官理想水鎮就來了。


烏鎮


對于綠城·鹽官理想水鎮,陳向宏說:“它將不僅僅停留在懷念,而是活在當下,生活在中國人熟悉的傳統人情社會、傳統美食、傳統文化和現代文化里,小尺度的生活空間里面,又同時靜享現代小區的品質生活,這就是理想水鎮的理想。”鹽官音樂小鎮整體規劃約6755畝,涵蓋古城頤心景區、主題頤養生活區、音樂頤樂產業度假區、觀潮頤情公園四大板塊,依托鹽官古城4A級國家旅游度假區、圍繞江南小鎮自然、人文優勢,加之獨特的錢塘潮文化和區域優勢,結合音樂產業和綠城服務,為現代人提供高品質的古城音樂慢生活。


鹽官古城實景圖



在鹽官古城,每一片磚瓦都有無盡的故事,每一處樓臺都藏著陳舊的年光,與別的小鎮不同,這里滿是深厚的人文底蘊,那是真實可觸的積淀,安國寺經幢,乾隆安瀾園,陳閣老宅,王國維故居,金庸書院,古邑路,春熙路,它們組成了小鎮的敘事脈絡和人文底色。那些名字,聽著念著就讓人念念不忘,雖未曾謀面,早已心有所屬,來到這里,總想讓人住上幾天,感受文化的洗禮,瞻沐世家的遺風,那些小橋流水,古道巷陌,既顯得如此親切可人,每當八月十八,錢塘江大潮的時候,站立江邊,聽瀾,臥眠,一切如夢中初醒的江南。


▲鹽官古城門


水是文明的源頭,春水靈動,萬物初醒。枕水而居,是中國的天性,更是中國人的天命。理想水鎮,將中國人的這一天命得到了成全。鹽官古城引入了綠城經典桃李春風系列,典雅的中式合院鹽官古城在氣息上一脈相承。對于中國人來說有了一個自己的院落,精神才算真正有了著落


▲鹽官古城實景圖


每一座小院,透露著最自然的氣息,那一草一木,一竹一石,依然延續著舊日文人的精神與氣質,錢塘江潮與小橋流水滋潤著生活的每一個細節,一杯清茶迎來晨光,一盞燈火送別月色,屋檐上是理想,屋檐下是生活,這樣的小鎮,才是理想生活的歸所。



每年農歷八月十八,是鹽官一年一度的觀潮節,人潮和浪潮一起涌向這座千年古城,連央視也會來直播,向世人傳遞這里的鼎沸與繁盛。如果說錢塘江浪潮的起落,是鹽官古城的天賦樂曲的話,那每年臨近國慶的海寧潮音樂節,便是人們對這天地之音的唱和,周杰倫,盧冠廷,樸樹都現場于此,一群少年不老的人,帶著青春的活力,感染著這座古城。西晉郭象,對《莊子》的禮樂曾加以詮釋:“樂者,樂生之具。” 禮樂向來和合共生,人們因樂而禮,也因禮而樂,一片土地的文明也因此年輕而優雅,當江南的溫軟細柔,遇上海寧潮音樂節,古典與現代,交相輝映,這屬于鹽官才享有的榮光,繁華之下,大夢初醒,也不過如此。


▲盧冠廷在海寧潮音樂節

這世界充滿了喧囂與吵雜
令人耳目不清
唯獨江南可以讓人靜下來
正如鹽官沉浸在溫柔故地
雖是一樣煙雨

但入你眼

便是不一樣的鄉愁與靜謐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說:

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

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回首江南的鹽官

望得見山,也看得見水

正如故鄉永恒的記憶

世界很忙,我在鹽官水鄉

用手去撫摸歲月留給她的詩性與文明

用心去感受時間留給她的古典與年輕

覓一片靜謐,尋一絲安寧

告慰心心念念的江南

抵達精神的原鄉


▲鹽官古城夜景


江南巷陌之間的煙火

是東方生活美學的后花園

春草淺淺,夏荷脈脈

秋月生潮,冬雪負瓦

這里一年四季都如少年的新詩

眉目之間滿是溫婉

怪不得木心回到烏鎮后

熱淚盈眶地寫下了這樣的詩句:

“風啊,雨啊,一頂橋。”

木心先生用了累世的鄉思

用了短短七個字

寫下了闊別重逢的歡欣

那是一個游子對江南的眷戀


▲鹽官古城


世間充滿了焦慮與急躁,江南的詩性與文明,成了世人暫避喧囂的寄寓。很多人去了烏鎮,都會被這里的柔情似水打動,想以烏鎮的一間房子,安放余生,遺憾的是烏鎮沒有房子賣,這一次鹽官可以,因為綠城,因為綠城理想水鎮,它以詩性和文明,告慰你對江南的惦念,你可以生活于此,朝是煙火人間,暮是詩意生活。


這一次,陳向宏攜手綠城,在鹽官,以理想水鎮之名,只為成全你的理想生活。




文章來源:誰最中國公眾號,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圖片來源:網絡    

聲明:版權問題,投稿,商務合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風物

評論(0)

游客

加載更多評論

新疆35选7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