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請名校被拒就意味著和“成功”絕緣?成為人生贏家的決定性因素其實是這一條

 看點   如果孩子被名校與非名校同時錄取,相信絕大多數父母都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因為名校能為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這也意味著孩子在未來更容易成功。但美國物理學會院士,美國東北大學教授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卻在研究中發現,成功與名校之間似乎并無直接的內在聯系。他和他的團隊研究“成功”發現,決定孩子長遠成功的因素,是孩子被名校錄取之前本來就擁有的能力。


文丨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    編丨Mia


一直以來我們認為上名校就等于成功。但美國物理學會院士,美國東北大學教授艾伯特-拉斯洛·巴拉巴西卻不這么認為。


作為在全球復雜網絡領域被引用最多的科學家,巴拉巴西開創了一個名為Science of Success的子學科,專注研究“成功”這件事。


《巴拉巴西成功定律》記錄了他的研究過程,匯集了100多位世界頂尖的科學家、社會學家、心理學家、商業界領袖的最新研究成果,巴拉巴西將成功總結為5大定律:


  • 定律一:能力表現驅動成功,但當能力表現無法被衡量時,社會網絡驅動成功;

  • 定律二:能力表現是有界的,但成功是無界的;

  • 定律三:初始的成功 × 社會適應度 = 未來的成功;

  • 定律四:成功的團隊兼具多樣性與平衡性,而且往往更容易讓一個超級領導者脫穎而出;

  • 定律五:成功可以發生在任何時間和年齡,只要你在一個想法上堅持不懈。


其中定律一就討論了“名校”,他發現,成功與名校之間并無直接的內在聯系。反而是孩子本身的能力表現驅動成功。



下文,外灘君對定律一進行了摘編,巴拉巴西對于成功的定義,或許能讓你對成功和擇校帶來一點新的思考:是你迫切地想進名校,還是名校更需要你?


不用過于糾結是否被名校錄取
最好的學校不等于最好的教育


以我在羅馬尼亞接受教育來看,決定我命運的僅僅是分數所反映出來的“成績”。


課外活動、我在美術工作室為成為一名雕塑家付出的努力,甚至包括平時的成績,或者在羅馬尼亞一本重要的物理學雜志上發表的研究論文,這些東西都不重要。


我一直都堅信成功的唯一標準就是“成績”:只要在學校表現優異,就能獲得成功。



因此我一直認為,兒子丹尼爾要申請他的理想大學時,都會如愿以償。


因為在高一時,他就學習了4門AP(大學先修課程),他興趣廣泛,同時幫助創建了校報,還是學校游泳隊的成員。并且各門課程分數都很高,他的GPA完全可以證明他的學術能力。


直到開始準備丹尼爾的大學申請時,我們發現,美國的大學錄取要求有所不同。


丹尼爾的夢校很多。作為曾為圣母大學教師的兒子,丹尼爾把圣母大學當作他第二個家,希望能夠去那里讀書。



后來在波士頓定居之后,他的視野開闊了。他曾在麻省理工學院做暑期工作,也在哈佛大學度過了一個夏天。當游覽了舊金山灣區之后,他又深深迷戀上了斯坦福大學。


但這些學校的錄取要求材料有:反映自己獨特生活經歷的文章、任課教師的推薦信、學校管理人員的面試、豐富的課外活動經歷、因某一特長取得的一系列優異表現。


這與我所認知的申請完全不同,盡管出類拔萃的平時成績和SAT分數是必需的,但也一再被告知這些可量化的部分與其他材料相比是次要的。


看到這些,我的心沉了下去。盡管在美國幾所重要大學的學院工作了20年,但對學生滿足了什么樣的條件才進入我的課堂,我一無所知。



為何像大學錄取這樣重要的程序會如此模糊和主觀,如此不可預測呢?


后來,丹尼爾的首選學校斯坦福大學告知,不予錄取,接著哈佛大學拒絕了他,加上來自布朗大學、芝加哥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等一堆拒絕信,一個沉重的現實擺在眼前:我們不是在羅馬尼亞。


將“寶”完全押在成績上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的、令人傷心的策略,后來我竟然被打擊到不敢問“剛送來的信里寫了什么”。


幸運的是,丹尼爾拿到了圣母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這也是他最初夢寐以求的大學。我在那里從事教學工作10年,深知該校能夠為兒子提供優質的教育。


再后來,我們又有了一個令人鼓舞的消息。我現任雇主寄來了美國東北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丹尼爾現在可以做選擇了,但這并不是一項容易的選擇:圣母大學隨信寄來的還有不菲的學費清單;而東北大學不收一分學費。這主要得益于教職工的子女如果在學業上符合錄取條件,則可免繳學費。


那圣母大學有什么東北大學沒有的優勢,來證明學費的價值?


還好,我們有數據可供參考:精英大學的畢業生比起普通大學的同伴占有更多優勢。常春藤盟校的畢業生在畢業10年后,平均年薪可達7萬美元,而其他大學的畢業生的年薪僅有4.3萬美元。


這個差別在收入排行榜的頂端更加明顯。位于年薪排行榜頂端10%的常春藤聯盟學校畢業生,在畢業后的10年間,平均收入可達20萬美元,甚至更高,而其他學校的畢業生頂多也就在7萬美元左右。



當丹尼爾在2012年申請學校時,他希望自己的勤奮能有所回報。圣母大學在全美排名第19位,而東北大學僅排在第69位。圣母大學是一所名校,幾乎和常春藤盟校并駕齊驅。


因此我們選擇了圣母大學。很多父母和學生都會做出像我這樣感性的決定:選擇把孩子的未來押在更知名的大學上,因為能為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


但在我后來的研究中我發現,我的想法完全錯了。最好的學校不等于最好的教育,選擇什么大學對于孩子未來的表現并沒有什么影響,即便是兒子上了斯坦福大學或哈佛大學也不會有什么不同。


因為,學校并不是未來成功的決定性因素。能力表現、抱負和協作能力才是他未來成功的決定性因素。


學校并沒有使你優秀
你自己本身就很優秀


波士頓拉丁(Boston Latin)高中是美國歷史上的第一所高中,至今依然是波士頓教育體系皇冠上的一顆明珠,在全美高級中學的排名里位于第20位。


這所高中雖然是一所公立學校,對學生卻是精挑細選。就像民辦高中定向招生的那樣,孩子必須經過考試才能進入這所學校。如果你的孩子達不到錄取的分數線,有可能會被波士頓拉丁學院(Boston Latin Academy)錄取。



雖然這所學校與波士頓拉丁高中名稱相似,但位居其次。如果波士頓拉丁學院都未能錄取,那他還能上奧布萊特數理高級中學(O’Bryant High School of Mathand Science),排在它們之后的就只有無須考試的公立學校了。


孩子以及他們的父母爭先恐后地填報波士頓拉丁高中,因為該校畢業生整體的SAT平均分數在馬薩諸塞州排在前4位,上了這所學校,就相當于走上了直達美國一流大學的快車道。


波士頓拉丁學院也相當不錯,該校畢業生的平均分數在全州的排名位列前20%。奧布萊特數理高中畢業生的平均分數在全州的名次大概僅排在40%,但也比波士頓那些免試高中的平均分數高出了不少。



如果你是居住在波士頓的孩子的父母,就會竭盡全力地讓自己的孩子就讀于一所需要參加考試的學校。如果孩子未能達到錄取線,從表面上來看,他似乎是被送上了一條失敗之路。


但情況真的是這樣嗎?


幾年前,三位經濟學家組成的研究團隊也問了同樣的問題。他們仔細地比較了剛好達到錄取線的波士頓拉丁高中的學生和那些與分數線差之毫厘的學生。


錄取與未錄取往往就取決于幾分之差,這意味著錄取分數線任何一邊的學生,其最初的學術成績和智力潛能實際上是難分伯仲的。


不過他們之間有一個關鍵的差別:一些人非常幸運,在眾人矚目的名校里度過大學生涯;而另外一些人雖然幾乎同樣聰明,卻不得不去別處。



我們會很自然地認為,一流學校的學生可以聆聽到名師的教學,受到身邊優秀同學的激勵,到畢業時,學業成績一定會更優異。


但無論我們用什么標準衡量:PSAT(學術能力評估預試)、SAT,或者AP考試分數,成功進入波士頓拉丁高中的畢業生和因幾分之差而錯失良機、最終進入波士頓拉丁學院的畢業生,在這些考試結果上沒有什么差別。


那些沒能上波士頓拉丁學院,而最后就讀于排名低很多的奧布萊特數理高中的學生,情況同樣如此。他們和上了錄取分數線,就讀于波士頓拉丁學院的學生的表現同樣棒。


而那些參加了考試卻未能達到奧布萊特高中最后的錄取線、最終就讀于免試公立中學的學生,他們在畢業時與進入奧布萊特高中的畢業生表現得一樣好。



我們必須搞清楚隱藏在其中的真相。我們已經確定,從整體上來看,波士頓拉丁高中的學生的確比就讀于波士頓拉丁學院的學生表現更優秀,SAT分數更高。


但數據告訴我們的是,無論父母如何想,老師如何暗示,校長如何強調,這一差別的產生不是因為學校有多好,而是因為原本優秀的學生繼續保持了優秀,無論學校提供什么樣的教育。


由于最初的入學考試篩選出來的都是尖子生,波士頓拉丁高中的畢業生才具有超高的整體SAT分數。這些學生只是將自己優秀的才能延續到高中畢業。


也就是說,名校并沒有使你的孩子變得更加優秀,而是優秀的孩子將這所高中塑造成了一所名校。學校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學生自己。



這個結論適用于所有高中體系,并有數據支撐。研究人員在紐約、羅馬尼亞、匈牙利等地都發現了相同的結果。


但是我們真的能用高中的數據來指導孩子選擇大學嗎?


有兩位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家花了很大功夫,找出了決定畢業生長遠成功的影響因素。他們首先比較了那些申請精英大學,但后來因種種原因就讀于低一個檔次的大學的學生。


還記得之前提到的統計數據嗎:常春藤聯盟學校的學生在畢業10年之后,年薪的中位數在7萬美元左右,是非常春藤聯盟學校畢業生的兩倍。



但是,出乎研究人員意料之外的是,那些拒絕了常春藤聯盟學校,而選擇了非常春藤聯盟學校的畢業生所掙的年薪與前者的畢業生不相上下。


換句話說,如果一個學生被普林斯頓大學錄取了,但后來又決定選擇東北大學,他仍然具有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生的掙錢能力。


這些研究結果都在暗示,父母將孩子送往什么大學,實際上是無關緊要。一旦他畢業了,決定他成功的是他的能力表現,而非他就讀的學校。


能力表現是成功的關鍵

普林斯頓大學的研究中結論認為:決定學生畢業10年之后收入的關鍵因素不是他們所上的大學。


長遠成功的唯一決定因素是,你的孩子所申請最好大學時所表現出的能力,即使他并沒有被錄取。


也就是說,如果有位學生申請了哈佛大學,但被拒絕,轉而上了東北大學,那他的成功與和那些SAT分數、高中成績相近的哈佛大學畢業生不相上下。


換句話說,決定你子女成功的是能力表現和抱負,即他認為自己能夠達到的目標。他的能力表現驅動成功。



為了謹慎起見,這里還是要說明一下:為了讓孩子在未來能掙大錢,就強迫他申請哈佛大學,顯然這是有違初衷的,一個人的志向畢竟是天生的。


信心和自信在贏得成功的過程中起著關鍵作用,雖然這個結論明確無誤,但它還得與杰出的能力表現相匹配。


我也不是說上精英大學不會給你帶來巨大的好處。數據顯示,非裔美國人、拉美裔以及其他比較弱勢的社會文化族群,包括第一代移民大學生,上這些學校都會受益匪淺。



但如果孩子錯失了這些精英學校,比如像丹尼爾一樣,成績優異,出身于受過高等教育的中產階級家庭,孩子的前程還是大有希望的。


雖然他可能沒有受到相關權威機構的關注和重視,但他仍然擁有遠大的抱負以及實現這些抱負的能力,來幫助他獲得成功。




文章來源:外灘教育公眾號,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圖片來源:網絡    

聲明:版權問題,投稿,商務合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現象

評論(0)

游客

加載更多評論

新疆35选7玩法